当地时间9月6日至7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汀一起到访卡塔尔,阿富汗问题成为双方讨论的首要议题。美方表示,此行意在向卡塔尔作为中转站协助美国从阿富汗撤人表示感谢。但实际上,与地区盟友协调如何与阿富汗打交道,才是真实目的。

9月6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卡塔尔埃米尔(国家元首)塔米姆(右二)会见到访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左三)和国防部长奥斯汀(左二)。

值得注意的是,卡塔尔是布林肯和奥斯汀此行唯一一个一起到访的国家,随后布林肯将访问德国,并召开一个阿富汗问题多国部长会议;奥斯汀则继续中东之行,访问巴林、科威特和沙特等国。

在美国之前,德国、荷兰、英国等国外长已在近日先后到访卡塔尔,甚至将驻阿富汗外交机构迁至卡塔尔运转。美方这次访问安排再次凸显卡塔尔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关键中间人角色。有评论称,卡塔尔正在成为“中东的日内瓦”。

其实,除了聚光灯下的卡塔尔,还有一些周边国家对阿富汗局势拥有影响力或者属于利益攸关方。

与阿富汗拥有漫长边境线的巴基斯坦首当其冲。据报道,应阿富汗邀请,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局长哈米德率团于9月4日到访喀布尔。巴基斯坦《黎明报》称,哈米德是重新掌控阿富汗以来到访的最高级别外国官员。

此前,曾有媒体爆料称,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伯恩斯秘密访问喀布尔,并与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会面。但这一消息并未得到美国和证实。

巴基斯坦是涉阿富汗问题的重要参与方,国际社会关于阿富汗问题的多边磋商,一般都少不了巴基斯坦。而发迹的“大本营”、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就处于与巴基斯坦接壤的阿富汗南部地区。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交接地带属于部落地区,2001年政权被推翻后,这里成为除卡塔尔之外,高层人士的隐匿地点。

从此次巴方情报高官受邀访问喀布尔不难看出,巴方与阿富汗之间此前保持着长期联系,这意味着巴基斯坦既是阿富汗局势的利益攸关方之一,同时也对其拥有特殊的影响力。

巴基斯坦媒体报道称,哈米德访问阿富汗,安全问题和经贸关系是双方讨论的主要议题。这正好切中双方各自的关注点。能否顺利组建阿富汗新政府、稳定政局,以及能否兑现其不与恐怖组织为伍、反对恐怖组织借阿富汗威胁他国安全的诺言,事关巴基斯坦的安全利益。

巴基斯坦境内也有一个组织,即“巴塔”。与阿富汗作为一个政治军事组织不同,巴塔是巴基斯坦政府和国际社会普遍认定的恐怖组织,其承认参与制造了包括奎达酒店爆炸在内的多起。

除了与阿富汗进行反恐合作,巴基斯坦也担心在阿富汗重新掌权会产生“示范效应”,刺激巴塔等恐怖组织,威胁巴基斯坦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

对阿富汗而言,巴基斯坦是其掌权后发展经济的重要伙伴。阿富汗发言人穆贾希德9月3日以视频方式出席巴基斯坦-阿富汗青年论坛一场题为“共同重建阿富汗”的会议时表示,延伸中巴经济走廊,使之与阿富汗联系起来非常重要。他保证,巴基斯坦不会受到来自阿富汗的任何威胁。

在阿富汗的其他邻国中,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对阿富汗北部地区拥有一定影响力。8月15日进入喀布尔时,时任阿富汗总统加尼曾一度被爆出走这两个中亚邻国;9月6日攻下最后一个省份潘杰希尔省时,阿富汗原副总统萨利赫据信前往塔吉克斯坦,以此寻求继续与谈判周旋。

伊朗则对阿富汗西部地区拥有一定影响,但对伊朗来说,其更担心的是掌权的阿富汗会走向伊朗的对立面。此前,伊朗与阿富汗加尼政府关系密切,8月上旬加尼还曾访问德黑兰出席伊朗新总统莱希的就职典礼。

而且,伊朗是什叶派大国,而则属于逊尼派,这与沙特等海湾阿拉伯国家具有天然联系。如果沙特与政权走到一起,将对伊朗形成南、东两个方向的压力。因而,在控制阿富汗政局之后,伊朗表现得相对谨慎,以观察政权的动向。

此外,土耳其也不容忽视的一方。早在美军撤离阿富汗之前,土耳其就曾宣称土军将继续留在阿富汗。在留下无望后,土耳其又准备与合作。比如,接管喀布尔国际机场后,在机场运营和维护方面向土耳其和卡塔尔方面寻求帮助。

针对阿富汗政局突变,中俄两大国泰然处之,美英法德等西方国家则措手不及,域内具有特殊影响力的国家则各显神通,以期未来在阿富汗事务中占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