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体育博彩公司威廉希尔日前为南非世界杯32强开出了最新的赔率,而本报记者就将各参赛国赔率与其国内生产总值(GDP)进行了比较,发现这其中还隐藏着这样一个奥秘——32强中赔率前八的国家,除阿根廷外,GDP都排在了参赛国的前十二。

而事情绝非偶然,在记者比较了自1970年至今的近10届世界杯冠军国家的经济水平后,除阿根廷外,10届冠军的GDP都排进了决赛圈国家的前十。

从本届世界杯32强看,GDP遥遥领先的美国虽非足球传统强国,赔率也挤到了第13位,一举超越了实力不俗的美洲劲旅墨西哥和非洲雄狮喀麦隆,极可能进入淘汰赛。GDP排末位的朝鲜,在赔率榜中也只好甘当“副班长”。

按照这个规律,要预测本届世界杯冠军,从GDP排名前12的球队中选择是比较保险的。

如果要猜测四强的话,可以选择黑马,但组合中最好有两个国家以上GDP超过12675亿美元,这是所有参赛国家GDP的平均值。符合这个条件的有8个国家,可能成为黑马的只有日本。

美国队则要慎重选择,其并不太符合黑马的条件,因为根据历史数据,GDP排名第一的国家只有两次进入了四强,近八届世界杯则无一例外倒在了半决赛之外。

此外,足球水平的高低往往取决于其职业联赛水平。不难发现这样一个因果联系,国家经济实力的高低,决定了其对职业化足球的投入程度和职业化运作水平的高低,而联赛的商业化产出又不断为GDP贡献着百分点。

欧洲五大联赛以及荷甲,在这些国家已经是重要的产业,为GDP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英超在08/09赛季的总收入达到了29亿美元,而五大联赛的总收入达到92亿美元。主要来自于球票、转播费、球队赞助以及海外商业赛淘金收入。

九十年代时,英、德、西、意等国的经济摆脱了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国民产值越来越高,成为当时欧洲最有钱的几个国家。

1995年时,德国的GDP 值排世界第三,英国第四,法国第五,意大利第六,西班牙第十。国家有了钱,一些金融大亨们渐渐有了闲钱,他们把这些钱拿来投资到了足球领域。

这才使得英、德、西、意等国的联赛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球星加盟,并正式奠定了其在足坛的地位。

C罗等球星动辄上亿的转会费更是在显性地体现着足球的经济价值。足球和GDP的双赢游戏依然在乐此不疲地上演着。

巴西经济学者长期将足球人才的海外输出作为国家经济构成的一个部分。圣保罗俱乐部更是自称“世界第一卖人俱乐部”。作为金砖四国的一员,近年来,巴西经济迅速发展,这为足球带来了新的强有力的支撑,巴西足球不再单纯依赖出口,国内联赛也得以快速发展,罗纳尔多、阿德里亚诺、罗比尼奥等大牌球星更是纷纷归国,巴西足球俱乐部呈现繁荣之势。更多的年轻球员得到关注的机会,一些球星也免除了欧美之间旅途劳顿之苦,对于巴西的大赛成绩未尝不是一个利好。

被认为盛产足球天才的阿根廷,贫民窟里的孩子为生计踢球,这让南美从来不缺足球人才。而在阿根廷,足球不光是体育,也是一个经济产业。球员的出口是南美国家的创汇项目之一。

阿根廷每年都有很多球员在世界各地的俱乐部里踢球,其中大部分在欧洲效力的球员收入都很丰厚,而且他们会把收入的一部分拿到国内做投资。到2008年年初,1095名阿根廷足球运动员在63个国家踢职业比赛。这给阿根廷足坛注入经济“强心针”。

阿根廷仅次于巴西,为南美第二大国。1998年,阿根廷爆发经济危机,直到2003年才开始复苏。自危机之后,阿根廷队的世界杯之旅一直有点抑郁难伸。但随着经济逐步复苏,阿根廷足球也随之振兴。

阿根廷在本届32强中GDP排名第17。而从预选赛来看,阿根廷的表现也不尽人意。

赔率是把对阵双方球队的实力差别按照一定的计算方式,在比赛开始前开出胜、平、负三种结果猜中后获得的奖金数额,这个奖金数额就叫赔率。

赔率能准确和客观地反映对阵双方球队的真实实力差距,当双方实力差距较大时,实力较强的一方获胜后的奖金数额很低,例如赔率为25-1,就是说你花25元买主队赢,主队赢了,你赢1元,主队输了,你输25元。

威廉希尔公司新闻发言人格雷厄姆·夏普今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赔率的奥妙做出了解释。

他说:“我们通过判断一个球队的整体水平,做出赔率的预测。同时,对博彩者将把钱投在哪个球队进行观望。”

格雷厄姆认为,比赛的结果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一个国家的球员水平、伤病状态等因素决定的。而一个国家的球员水平又与国家的联赛水平,以及该国的整体经济水平密不可分。

他说,欧洲五大联赛都已成为该国重要的产业,为国家的经济发展作出了一定贡献,而经济的发展又促进了该国足球运动的发展和足球水平的提高。